arrow_back

我们拯救了 Github 两次

Rei 写于 24 Feb 2014

“我们”指所有向往自由的人。

我们拯救了 Github,并且是两次。距离上一次事件已经过去几天了,我特意冷静了几天才写这篇文章,因为我希望能更平静地记录这两次事件。

事件回顾

第一次

2013年1月20日,春节前夕,Gtihub 遭遇域名封锁。猜测的原因有几个:1)春运火车票抢票插件事件,2)Github Pages 上存在反动信息,3)Github 上存在探测防火墙位置的项目。我不关心真正原因是哪个,这可能永远也没有答案,而无论是什么理由,封锁 Github 这个工具网站都是毫无道理的。

Github 被封锁后,程序员圈子引起激烈反应,相关论坛、社交网络和聊天工具上一片骂声。Github 上面托管了大量开源项目,是程序员的知识库和工具库,被封锁后大多数从业人员的学习和工作都会受到影响。

除了骂以外,出现了一种意外的抗议方法:到工信部网站填写申诉,并且把内容或者申诉号张贴到论坛和社交网络。V2EX 当时的链接是:http://www.v2ex.com/t/58318 。申诉并没有很快生效,网络的抗议声也越来越大,随后一些名人开始加入抗议队列,例如李开复:http://weibo.com/1197161814/zfGjQaBDB

在声讨之中,Github 被封锁3天后解封。

第二次

2014年2月19日,Github 的 CDN github.global.ssl.fastly.net 被屏蔽,站点功能基本不能用。由于 fastly.net 也是 Twitter 的 CDN,所以普遍猜测这次是“躺着中枪”。

但即使不是针对性封杀,Github 也相当于无法访问,所以网络上再次引发了抗议。这次程序员们也使用了同样的方式抗议:工信部申诉。V2EX 当时的链接是:https://www.v2ex.com/t/100888

这次 Github 在被封锁2天后解封。

为什么 Github 是特别的

跟以往一些被封网站不同,Github 被封后引起的抗议,竟然成功迫使相关部门对其解封了。要知道这次很多人选择了实名申诉,而不是以往的围观救国。我也思考了很久 Github 特别之处在哪里,是否可以照搬到别的网站。总的来说,我觉得它的特别之处有三点。

内容敏感度低

Github 的主要用户是程序员,主要内容是代码和相关讨论,没有多少能引起中国政府注意的内容,但作为生产力工具对程序员和这个行业非常重要。这一点也许注定了 Github 的经验无法照搬到 Twitter 和 Facebook。

用户的觉悟高

程序员群体较一般人内向,更偏向做实事而不是讨论意识形态。但这个群体是扎根互联网的第一类人群,他们能意识到 Github 被封后会产生什么恶劣影响,所以在被封之后发出了激烈的抗议。如果用户群对互联网是否开放没那么在乎,那么在封了之后就会转向国内同类服务。

不涉及意识形态

从大家自发张贴的申诉内容里可以看出,这两次的抗议都将诉求限定在了“让 Github 能被正常访问”这一点上,不涉及意识形态。这个诉求是合理、合法的,并且申诉也使用了合理、合法的方式进行,可以说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。如果要求得太多,连我们此前未曾实现的也纳入其中,我怀疑结果就会不同。

以上三点只是猜测,对于一个黑箱,局外人很难琢磨清楚,也许它只是逗我们玩。

唱反调

任何活动都不免有唱反调的人存在,这里记录一下最常出现的反调:

  • 我不怀疑,肯定无效。
  • 你可能不是第一个申诉,但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  • 连墙都越不过,搞什么开发。

我简单回答一下我的想法:

  • 不管有没有效,该做的事都应该去做。
  • 不是最后一个也无妨,自己放弃了,就永远失去了。
  • 不是独善其身就足够的,墙的存在会影响自己所处的环境,以及周围的人的决策,最终限制自己的选择。

我甚至能理解为什么这些人会这样想,但从事件过后回顾,这些单纯唱反调的行为真是一点用都没有。

未来

Google,Youtube,Twitter,Facebook……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,一些人已经失去信心,抱着“肉翻”的梦想低调做人。我们看不到敌人在哪里,即使看到了一部分,也会被它的庞大吓得假装看不见。

Github 的经历给了我一点希望,我相信很多人都想象过它被封的一天,但不知道多少人想象到了它被封之后,它的用户群短时间爆发出来的行动力硬是将它拯救了过来。虽然说不准什么时候又会遭遇一轮折腾,但我们已经有了经验。

如果还没到时机拯救那些失去的,至少我们可以保护现在,不要让他们夺走更多。未来我保持谨慎乐观。